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养生

仩海交汏教授挂职云南怒江探峡谷险送命图

2019年02月25日 栏目:养生

上海交大教授挂职云南怒江 探峡谷险送命(图)高山夹江,江面被两侧的山峦挤得只剩下一条细缝;江水奔腾、咆哮,山势如刀砍斧劈。如此险峻处,却

上海交大教授挂职云南怒江 探峡谷险送命(图)

高山夹江,江面被两侧的山峦挤得只剩下一条细缝;江水奔腾、咆哮,山势如刀砍斧劈。如此险峻处,却见东侧一面陡坡之上,十余人拉住一条长绳,艰难地向上攀爬。忽听有人一阵叫喊“不好”,喊声中一名年长者身体一滑,竟摔向悬崖。电光火石瞬间,只见他奋力抓住了一块石头,提气一登,终于稳住了身形。低头望去,数百米的脚底,便是滔滔江水,一旦摔落下去,那有命在?不禁暗暗后怕……这不是某部武侠小说的情节,而是去年8月,发生在滇西怒江大峡谷里的真实一幕。

前两天赴滇采访时见到的这位年长者名叫周岱,上海交通大学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教授;此时,他还有个身份——云南怒江州政府副秘书长,一位上海援滇挂职干部。

越摔越勇成了怒江亾

上海援滇的挂职干部相见时均以“挂友”相称。“没想到,我是这批挂友中年龄的。”周岱笑着告诉,他已52岁,还是“挂友”中的博士生导师,也是的高端人才计划学者。“在路上、车上,孩子们都喊我叫爷爷,这是在上海享受不到的称呼待遇。”在当地干部印象里,周教授喜欢下乡,而怒江州的乡村,都在怒江边2000多米的悬崖之上,一名在周岱身边工作的干部做了精确统计:从去年4月到职到今年元月,由于曾做过青光眼手术,他的视角不平衡,总是摔跤,他总共摔了9次,很多次都是生死一线之间。周岱却说:“我是越摔越勇,摔成了一个怒江人。”

大学里的博导、教授来到西南部贫困山区挂职、扶贫,能做什么?周岱坦言,初来怒江时,自己也有点茫然。可是,他看到了怒江州老百姓的生活状态,感到“心酸、心痛、心焦”。“22个少数民族,是中国地市一级行政区域内多的;老百姓的耕地,几乎都挂在悬崖上,这在江南,根本算不上土地,在这里竟是基本农田,稍有不慎,就会跌落怒江;人均年收入仅2230元,许多人没有一处像样的房子。我去过一个村支部开会,屋顶居然是漏的。”考察调研后的周岱,思考着如何以自己的能力帮助当地百姓。

智商围城涂鸦智能主办全球化智能商业峰会
浙江移运用物联网技术助力公交移动支付
有棵树受邀参加亚马逊全球开店卖家大会助推